市場信息
人工角膜領域研究現狀與市場展望
 
 
    作為角膜盲的最有效治療手段之一,人工角膜植入在近20年間受到國內外角膜學科界廣泛關注。在我國,角膜盲患者數量龐大,人工角膜市場需求巨大且未獲填補。未來,這一領域的研究將取得更大進展,給更多患者帶來更有效的治療解決方案。
 
    《柳葉刀》2017年的研究數據顯示,目前全球盲人有3600萬。在致盲疾病中,角膜病雖排在白內障、屈光不正、青光眼、老年性黃斑病變之后,居第五位,但其主要患病人群是中青年,相較于其他眼病,角膜病給社會帶來了更大的負擔。資料顯示,角膜盲是我國排名第二位的致盲性眼病,患病人數約占我國盲人總數的1/4。
    傳統的穿透性同種異體角膜移植盡管已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并不能使所有角膜盲患者復明。遭受嚴重角膜化學傷、熱燒傷等情況后已產生新生血管的角膜盲患者易在術后產生排斥反應,導致復明手術失敗。這類患者接受穿透性角膜移植,術后兩年植片的存活率僅為20%,對他們來說,植入人工角膜是復明的最優選擇之一。
 
    全球人工角膜領域研究現狀
    人工角膜(ker at oprost hesis, KPros)是指用人工合成材料制成的一種特殊的光學通路裝置,可被植入患者患眼中替代病變、渾濁的角膜,從而恢復患者的光學通路,使其獲得一定的視力(動物源性及組織工程角膜因適應證不同,暫不納入本文論述范圍)。
    截至2018年底,全球范圍內用于臨床的人工角膜主要有四種——波士頓型人工角膜、骨齒型人工角膜、Al phaCor型人工角膜、MICOF型人工角膜。以上人工角膜都有一個剛性的光學鏡柱(材料為PMMA/PHEMA)、一個支撐光學鏡柱并錨定周圍組織的支架,鏡柱前表面暴露在組織外并覆蓋周邊組織。
 
    波士頓型人工角膜
    波士頓型人工角膜是目前全球范圍內使用最廣泛的一款人工角膜,其手術方式簡單,術式與常規穿透性角膜移植基本一致,手術醫生培訓周期短,植入后患者外觀無太大改變,手術費用也令患者易于接受,因此獲得了眼科學界的廣泛認可。
    目前,波士頓型人工角膜的適應證已擴大到預判不能采用人角膜移植或人角膜移植失敗可能性大的情況。此款人工角膜也是首款可用于兒童且預后良好的人工角膜。
 
    骨齒型人工角膜
    骨齒型人工角膜是用患者自體尖牙及與其相連的牙槽骨作為角膜周邊支撐部分,以PMMA作光學通路部分的人工角膜。但是,其植入手術復雜,時間長,對醫生經驗要求高,且術后外觀令患者難以接受,因此這種手術目前開展較少。
 
    Al phaCor型人工角膜
    Al phaCor型人工角膜能夠與角膜組織達到良好的生物學融合,但會由于術后出現鏡柱的鈣化而影響患者視力,其片型和整體強度有待改良。此款人工角膜的植入手術需要分兩期進行,手術過程復雜,在第二期手術后才可復明,患者負擔較大。此款人工角膜的植入是不可逆的,只適用于雙眼盲患者,且術后相當一部分患者的光學鏡柱上會出現脂質沉淀。因此,此款人工角膜在國內尚未用于臨床。
 
    MICOF型人工角膜
    MICOF型人工角膜相對于其他種類人工角膜的優勢是可用于免疫性疾病導致的干眼癥,其植入術需分兩期進行。
 
    我國人工角膜研究進展
    國內對人工角膜的研究在20世紀90年代便已開展得如火如荼。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的黃一飛教授、王麗強教授課題組是我國最早開展人工角膜研究的團隊。軍隊實戰演練中易出現眼部化學傷和熱燒傷,課題組對多種片型的人工角膜進行了臨床前和臨床研究,并對MI COF型人工角膜進行了12年大樣本的跟蹤研究。課題組還研究了影響人工角膜植入患者術后生活質量的因素,并提出了提高患者術后視力的有效措施。
    北部戰區總醫院的高明宏課題組對波士頓型人工角膜進行了臨床觀察研究,提供了我國東北地區波士頓型人工角膜的首個臨床觀察報告。
    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的陳家祺教授課題組于20世紀90年代末開始進行人工角膜的相關研究。課題組對波士頓型人工角膜進行了8年的臨床觀察,提出了波士頓型人工角膜圍手術期護理要點,并形成我國華南地區首個波士頓型人工角膜的臨床觀察報告。
    山東省眼科醫院的史偉云教授課題組主導研究了我國首款完全用人工合成材料制成的領扣型人工角膜的研制、生產、臨床前試驗和臨床試驗,對我國人工角膜植入術的術前檢查和篩選標準、手術操作及術后用藥、術后并發癥的診治標準進行了統一。
 
    市場需求及趨勢展望
    目前,人工角膜移植是角膜盲的唯一治療方法。我國盲人數量龐大,但國內尚未有完全由人造材料合成的人工角膜上市,現有的巨大市場需求難獲滿足。
    我國已上市的類似產品是來源于豬角膜的脫細胞角膜基質,包括“艾欣瞳”“優得清”兩款產品。但這兩款產品不能用于角膜移植失敗、角膜緣功能衰竭、角膜嚴重血管化的患者,而這些患者在我國角膜盲病例中占比很大。此類患者主要是由于勞動保護不足而受化學傷或熱燒傷的低收入群體,且通常是青壯年,其復明對患者家庭意義重大。
    用人造材料合成的人工角膜能為上述病癥的治療提供新的方案。
    角膜移植失敗的主要原因是患者體內的免疫反應被激活,如再次進行角膜移植(不論是進行人角膜移植還是采用脫細胞角膜基質),術后都會因患者體內被激活的過強免疫炎癥反應而出現角膜植片水腫、混濁,影響患者視力。目前,脫細胞角膜基質主要用于感染性角膜潰瘍的早、中期治療,且需施行板層角膜移植。由于脫細胞角膜基質沒有內皮細胞(角膜內皮細胞的重要功能之一是防止角膜水腫),其在被植入人體后會引起角膜水腫,降低患者視力。因此,對于脫細胞角膜基質,不能施行穿透性角膜移植,這對其臨床應用造成了一定限制。
    不論在發達國家還是在發展中國家,單孢病毒性角膜病變都是居于首位的致盲性感染性角膜病變,施行板層角膜移植通常不能令患者復明。并且,若對此類患者施行穿透性角膜移植,出現排斥反應和感染復發的比例較高,這是眼科治療領域面臨的一項挑戰。
    人造材料合成的人工角膜在單孢病毒性角膜病變治療中具有良好效果。其獨特設計排除了角膜內皮功能的需求,還能夠達到植入人體后馬上復明的效果,并排除了生物角膜植入后出現的植片水腫(由于缺乏角膜上皮組織)、散光等缺陷。
    對某些致盲性角膜病變,如化學傷、反復角膜緣手術、先天無虹膜、Sevens- Johnson綜合征等,脫細胞角膜基質因不含角膜緣干細胞,植入人體后會出現角膜結膜化、新生血管長入、反復性角膜上皮糜爛等角膜緣功能失代償表現,影響患者視力。人造材料合成的人工角膜由于以中央鏡柱為PMMA結構,因而不受角膜緣干細胞失代償的影響。
    目前,我國自主研發的由人造材料合成的人工角膜——領扣型人工角膜已完成相關注冊檢測,并完成兔眼原位植入試驗(以評價片型及材料對眼部組織的影響)。領扣型人工角膜依據我國患者角膜及眼表結構特點研發生產,可根據患者眼軸的不同長度選擇不同的光焦度。其表面光潔度、光譜透過率、分辨率等理化指標及光學指標均優于波士頓型人工角膜。待領扣型人工角膜上市后,我國人工角膜產品依靠進口的局面將得到改變。
    目前,全世界共有12個人工角膜研究中心。我國盲人數量龐大,卻未建立人工角膜研究中心。我們期待,未來,我國能形成自己的人工角膜研究中心,從而繼續推動角膜學科的發展。
 
(摘編自《中國醫療器械行業發展報告(2019)》)
 
 
 
<關閉窗口>
大奖网最安全的彩票网站 吉林快三开奖的走势图查询 新粤彩七星图 网上优惠时时彩平台 浙江20选5中3个 湖北福彩22选5预测号 吉林11远5爱乐彩走势图 在手机上正规赚钱方法 基金配资合法性 秒秒彩刷流水 北京pk赛车软件下载